十堰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药材开发商 第38章 山村的茶余饭后

发布时间:2019-09-13 20:43:47 编辑:笔名

药材开发商 第38章 山村的茶余饭后

尽管山村的经济日渐发展,但是传播媒介依旧还是那么的落后。

就好比李家村,除了最原始的人际传播方式之外,便就只剩下了李家村村公所门口外边、被高高挂在木头上面的一个大喇叭。

这也正是每个农村,基本上都能够看得的广播大喇叭,只要村公所一有什么事情宣布,或者是想要村民们集合在一起,这个广播大喇叭,便就是最好的传播媒介了。

虽然人人都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但是在李狐看来,在乡村里边,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一个地方,很多事情只要有一些风吹草动,便可以在瞬间之内就传播开来了。

因此,尽管村公所的广播大喇叭没有宣传,但是李狐家一夜暴富,并且将全部的债务,都给还得一清二楚的事情,弄得全村人都知道了。

毕竟且不说李狐家,一下子就拿出来好几万块的钱,将欠下全村人的钱,都给还了个一干二净,这在一个格外偏僻的乡村,本来就是一件无比轰动的事情。

就拿对于没有什么重大信息的乡村而言,李狐家这件事情,完全就是可以作为一个在餐桌上进食,乃至是地里田间干活时候的谈资了,并且还可以说得津津有味,甚至让他们感到无比的解乏。

尤其是那些妇女们,在忙完了地里的活计以后,她们最喜欢做的事情,便就是对村子里所发生的事情,开始七嘴八舌地交谈了起来,其中还经常掺杂着属于自己的独特见解,似乎像是想要借此来增加自己的个人魅力。

李家村唯一的一家小卖部,向来都是村民们在此歇息,并且开始谈天说地的处所,在这里,几乎都快要成了村民们传递消息,并且互相交流的地方了,虽然比不上村公所的正规,但是在某些方面,甚至要比村公所还受欢迎!

只见得小卖部门口前边,是一块水泥地铺成的地面,随处放着几条水泥做成的长凳,上面支撑着一块防水布做成的屋顶,可以为在此歇息的村民们遮阴挡雨。

此时此刻正值晌午,许多在地里干活的村民们,都开始三三两两地从地里赶回来了,其中有一些人路过小卖部,便就先在此歇歇脚,还有一些已经回过家,甚至吃过了午饭的家伙,也不由得来到这里开始了交谈。

在平常的时候,小卖部里进行的,都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信息传播活动,一开口基本上问吃了没有的问题,最后才开始谈到一些农业生产的问题,比如种什么、种多少、什么值钱、什么好卖,等等。

然而在今天,他们对于往常都是老生常谈的问题,居然都闭口不提,反倒是张口闭口之间,都是在讨论着李狐家的事情,并且乐此不彼的进行着。

“哎,你们听说了没有,昨天傍晚的时候,李昌明一家人,突然就毫无征兆地挨家挨户地去还债,感觉像是捡到了一大笔似的,你们说这事奇怪不奇怪啊?”

“没错没错,我也听说了,李昌明家可是将他们所欠下的债,全部都给尽数地还清楚了呢,要是仔细算起来,最起码也得有好几万的总数额吧?”

“是啊,说来也奇怪,我们家借给李昌明家一千块钱,用来供他们的儿子李狐读大学,原本想着等李狐毕业出来,才有钱还给我们家的,可是就在昨天傍晚,我们家正在餐桌上吃饭,李昌明的媳妇,张芳就带着钱走了进来,啧啧啧……她那意气风发的样子,我不说你们还不知道呢吧?”

“……”

遮阳棚外面的天气,虽然是烈日当空,但是遮阳棚内的气氛,却同样也是那样的热烈,尤其是那些妇女们,更是此次论题的主力军。

只见得她们正在进行着无比激烈的争论,甚至有一些过于兴奋而忘乎所以的村妇,就连自己唾沫横飞的状况,也都毫不在意,完完全全就是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

那些大老爷们,只是时不时地搭上几句话,但是更多的时候,他们却是只能够当做不断附和的角色,就好比是游戏里面,只懂得喊“六六六”的打酱油的路人。

但是在面对这样子的事情,他们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应,一点儿也都不觉得,这是一种丧失男权尊严的行为,反倒是满脸的笑意,似乎就像是在看着,她们演的一出又一出的大戏。

有些是跟着自己女人过来的大老爷们,尽管在见到自己的媳妇说得眉飞色舞,自己也看得过瘾,但是在女人说到正起劲的时候,却是不禁觉得有些嘴干口渴了,于是就只好招呼自己的男人,让他到小卖部里边买瓶水来止止渴。

平时里,连一块钱的矿泉水都舍不得买的村妇,可是在自己演说到最热烈的时候,却也不曾心疼这一点儿钱了,一大口的凉水灌下了肚子,顿时间只觉得自己的喉咙舒服多了,于是女人便就又再次接上了自己的演说。

……

“诶诶诶?你们在这里聊什么呢?今天聚集在这里的人,怎么感觉要比往常多得多了呢?还有看你们一个两个的样子,就像是被男人滋润过似的,一个个的脸色,都是那么的红润,独乐了不如众乐乐,有什么好事情,你们赶紧告诉我,让我也来开心一下好吧!”

正值小卖部的精彩讨论告了一段落,李狐的大娘王春花,刚刚从家里吃完午饭过来,却是无比及时地赶到了小卖部,准备好好地歇息一会再下地,没想到便就遇到了这样的盛况,她并没有听得那些人前面的讨论,所以就有此一问了。

“咦,你们快看,来人居然是李狐他大娘呢,可是看她的表情,感觉她好像是毫不知情的样子啊!”

“不会吧?按道理来说,王春花跟李昌明两家住得那么近,而且她老公跟李昌明还是亲兄弟,没理由会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啊!”

“我看这个王春花,她倒是真的不知情呢,你们想想看,如若不然的话,要是依照王春花的性格,她又怎么能够表现得如此的平静呢!”

“……”

众人听得王春花这样询问,而且看她脸上茫然不解的表情,也并不像是在作假,于是众人便就开始七嘴八舌地,为王春花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都给她一一道来了。

虽然人多嘴杂,每个人的说法都不太一样,可是王春花听完了之后,依旧还是能够从中获得了一些关键信息,此时此刻的她由于感到无比的震惊,嘴巴不由张得老大,似乎就像是能够塞得进去一个大鸭蛋了。

良久之后,王春花方才回过神来,有些不敢相信地、呆呆地说道:“你们说,我二叔家昨天获得了一大笔的钱,并且将他们家欠下的债,全部都给还得一清二楚了?!”

原先那个讲得无比欢乐的女人,此时此刻听得王春花这样问,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吃惊地说道:“怎么,李狐他大娘,难道你还不知道吗,你二叔家,昨天可是将债务都给还清楚啦,想必也是否极泰来了呢,说来你们家,好像也借有钱给他们吧,莫不是你没有拿到钱?!”

王春花听得那个女人这么说,她下意识地就想要解释,自己昨天并没有收到李昌明家还的钱,其他在一旁看戏的人,反倒是开始毫不客气地嚷嚷了起来。

“嗨,原来是这件事情呀,我知道,我知道!原本李昌明家就已经将这笔钱还给王春花了,而且还是她亲自上门拿的钱呢

!”

“没错,没错!这件事情我也听说了,李昌明家已经将欠王春花家的钱,不久前都给还清楚了!”

王春花其实想说的事情,并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是被其他的人这么一说,她的脾气不由得一下子就蹭蹭蹭地变大了,怒不可遏地说道:“什么?你们说李昌明家已经还清楚我们家的钱了,那你们有什么证据呢?而且钱财关天的事情,你们怎么能够胡说八道啊!”

其实在被这么多的人质疑,王春花的心中,也不禁变得有些忐忑不安的,可惜她那喜欢争强好胜的性格,却是不想就这样接受众人的调侃。

于是她便就只好安慰自己说道,“李狐家上次,虽然还了四千八百块钱给我,但依旧还是欠着两百块钱呢,如此一来,那么讲这笔钱没有还清楚,倒也说的过去吧!”

奈何那些村妇,都是一些喜欢争强好胜的主,往往都是不将对方给说得哑口无言,她们都是不肯就此罢休的,所以她们见得王春花如此地为自己狡辩,她们的好胜之心不由得被挑拨了起来。

只见得一些村妇忍不住、直接就是毫不客气地跳了出来,指着王春花的鼻子说道:“哼,你要证据是吗?难道你忘了上一次,你在跟我们闲聊的时候,洋洋得意地跟我们炫耀说家里伙食变好了,你二叔家还了你们的钱了吗?”

“就是!就是!上一次你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可是也在场呢,都是我们亲耳所闻的,证据确凿的事情,难道你还想抵赖不成?”

王春花被众人这么一说,也不由得急了,赶紧为自己解释说道:“我上一次虽然是这么说了,但是李昌明并没有还清楚欠我的钱啊!如果你们不信的话,你们现在可以跟我去李昌明家,跟他们好好地对峙一番啊!”

围观的看戏心理,都是一些普通民众所拥有的,亦是他们喜欢做的事情,因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他们,直接就是毫不客气地起哄说道:“去就去啊!谁怕谁啊!究竟是什么情况,到时候就一清二楚啦!”

小孩口臭是什么原因
糖尿病胃轻瘫消化不好的原因
溶血栓
一周岁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