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堰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纯属巧合

发布时间:2019-10-12 23:25:48 编辑:笔名

1995年春。

“师傅,雇车去送亲要多少钱?”车刚停在上河湾,一对男女趴在门口问。

“从哪到哪?”尹师傅问。

“同巨永到焦家岭。”

“接送三百,单程两百。”

“妥了。”两人上了车。

车走到一个路口,尹师傅问:“这条路能不能走?应该近不少。”

“能走。”俩个人同声肯定地说:“从这里过去近一半,拉庄稼时都压出道了,好走。”

路虽说不平,但也不算难走。

“哎呀,前边积雪太深,能过去吗?”尹师傅停下车问。

“没事!底是平的,平时赶集天天走。”那男的说。

车没走几步,就听“哐”的一声,车停下来了。我们都一趔趄。

“怎么了?”我急忙问。

尹师傅下车看完,上车气急败坏地冲那俩人说:“不是天天走吗?不是平的吗?,你天天坐拖拉机啦?完了,卡住了,轮下都是冰,太滑了。”他瞪了两人一眼。

又试了好几次,最后放弃了。轮胎越快速旋转,雪和冰就化得越快,也陷得越深,而且越来越打滑。

“这咋办?再晚送亲不赶趟了。”那男的说。

“这样吧,没多远了,我回去找车。”女孩突然说。

“找啥车?”尹师傅瞅了那女孩一眼。

“家里来了一辆吉普车。”

“那行,那快去吧!”

女孩子答应一声跑下车,向村子里跑去。

二十分钟后,果然从村子里开来一辆吉普车。

尹师傅松了一口气,他忙着拴大绳时,那个吉普车司机走到我车前,看看车牌说:“哟!这不是大辉的车吗?大辉呢?”

我和尹师傅都一愣,看看他说:“你认识我家大辉?”

他笑了。

我看着他,年龄应该比我们大几岁。但我向来脸盲,看过几次的人都认不清,也想不出在哪里见过他。

车继续开,吉普车在前面,我车在后面。

“大姐,你认识岳武?”那个女孩问。

“谁?谁是岳武?”

“那个。”女孩向前面拱拱嘴。“他姓岳,叫岳武。”

“啊,他认识我爱人。”

“他是今天新娘的姑娘我堂姐新处的对象。”女孩满脸的羡慕。“城里的,长得也好,还有车。”

“新娘?对象?”我说:“这人即使跟我们同龄,那也三十多了,你堂姐多大?”

“二十二。”

“差不少呀!”尹师傅插了一句。

“人家进城打工一年不到,就处了这么好的对象。”女孩撇撇嘴,依然满脸的羡慕。

我使劲地搜索着脑细胞,这岳武到底在哪见过呢?听他说话的语气,似乎跟大辉很熟悉,因为他是先认出的车才跟我说的话,到底是谁呢?

可笑的是,坐吉普车的并不是今天的新娘。岳武和那个女孩坐在车里,还有新娘的小儿子。而新娘竟然围着红头巾上了我的小客车。

一路上,车里议论的话题,依然是前面吉普车里的男女。什么命好呀,城里的啦,小伙英俊呀,有钱呀。嘴里伴着各种语气词和“啧啧”声,掩饰不住的羡慕。

我和尹师傅没有吃那拥挤的大席,坐在车里,看前面吉普车里疯闹的让人“羡慕”的男女,他们也没有吃饭。

我继续想着他是谁?岳武推门走上来笑着看着我说:“还没想起我是谁?”

“呵呵,不好意思,岳师傅。”我说。

“告诉大辉,我姓陈。”说完笑着下了车。

回去的路上,我盯着前面的吉普车。车里充满了酒气,也没人说话了,还不断有呼噜声。

回到家里,我还是想不起来那个人。

“大辉,你认识开吉普的陈跃武吗?”

“认识,怎么了?”

“今天遇到了,是雇车送亲新娘的姑爷。”

“不可能,老丈人就在街里住,他媳妇我也认识,他是二哥同学。”

共 1 5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对男女坐尹师傅从同巨永到焦家岭,说好价钱上了车,没想到半路上抛锚了,女孩下车到村里找了个吉普车,没想到的是碰到了熟人,真是世界术小了。作品文笔流畅,语言贴近生活,行文朴实,思路清晰,结构完整,立意鲜明,人物个性突出,充满生活味道的作品。推荐阅读【编辑:闲妹】

1 楼 文友: 2018-0 -15 18:16: 1 欢迎赐稿,期待佳作。

普洱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营口好的男科医院
鹤壁治疗白癫风医院
普洱好的牛皮癣医院
营口哪家医院治疗男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