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堰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踏天争仙 第五百七十八章 天地骰盅_1

发布时间:2019-10-12 21:00:44 编辑:笔名

踏天争仙 第五百七十八章 天地骰盅

方荡听到山上有声音响起,想了想后便身形一起,朝着山上飞去。

千米高峰对于寻常人来说,攀登起来自然是件艰难的事情,但对于方荡来说却不算什么。

不一会的功夫,方荡已经登上山巅,在这山巅上有一个人跪在地上正在痛哭流涕,对着远处遥遥磕头。

方荡微微皱眉,盯着这个泪流满面的家伙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不过方荡也不想去管别人的闲事,当即转身就走,方荡刚刚要走,那嚎啕大哭的家伙忽然开口道:“你就这么走了?我师父为了你都死了,你难道连个谢谢都不说?”

方荡微微诧异,扭头看向那个男子。

刚才那个男子跪在地上大哭不止,方荡从后面看过去,也看不清楚他的模样,此时才算看清楚,这个男子有着一张称得上是精彩绝伦的面容,类似的面容其实方荡也看过好多种,毕竟天底下帅气的男子数量并不少,但方荡见过的那些帅气的男子们都没有眼前这个男子脸上的那种憨气。

男人一帅,难免就会变得太过精明,方荡遇见过的萧叶还有龙六太子都属于这种,面容帅气,一看就是人精中的人精,而眼前这个男子帅气得同样一塌糊涂,但却看上去憨厚得很,就像是一块精雕细琢的美玉,珠光玉润中还有一层可贵的朴实。

这样的家伙看上去就不会叫人生出厌恶之心来,甚至会叫人生出亲近之意。

而龙六太子也好萧叶也好,都属于那种一见就生出距离感,碰到了就离得远远的,或者是这些家伙不好招惹,跟他们打交道要小心吃亏的想法。

眼前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个异类,尤其是,他的那双眼睛,方荡有着一双透彻纯净的眼睛,方荡的这双眼睛就像是两颗无暇宝石,透着一种冰冷。

而眼前这个家伙,同样有着一双特殊的眼睛,不过他的这双眼睛看上去虽然同样的清澈,但却并不冰冷,相反透着一种赤子之心。

换言之,方荡就是那种一看他的眼睛,就觉得方荡是个能够一眼看穿的家伙,但如果方荡认真起来,方荡的这双眼睛透出来的是无情。

而眼前这个家伙,眼睛同样清澈,也是同样有着一种被人一眼看穿的干净,但这双眼睛之中比方荡还多了一种质朴似乎无时无刻不再告诉别人,我厚道,我厚道,整个天下就我最厚道。

方荡眼中的男子用袖子摸了摸脸上的泪水,“我师父叫做赌饕,他把你送到这里来的,我师父为了救你,连命都丢了,你说说看,你应该怎么报答我师父?”

方荡皱了皱眉,他虽然听说赌饕输了一局,但却并不知道赌饕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并不知道赌饕为何要救他,所以这个人情他并不会认账,从始至终他和赌饕之间并没什么关系。如果按照方荡自己的揣测,这一切他要感谢的应该是冷容剑,和赌饕没什么关系,赌饕输给了冷容剑,而冷容剑应该是要求赌饕救他,不管他方荡是人还是狗,赌饕都会出手,所以,方荡没有必要感激赌饕。

不过,方荡还是佩服赌饕的愿赌服输的气概,要知道整个上幽界的丹士们心中最重要的事情往往是活下来,活下来才有无限的可能,所以,赴死精神相当稀缺,赌饕明知道救他方荡是必死之举,却依旧义无反顾,就为了信守一个愿赌服输,这样的人物,称得上是一个纯粹的,真正的赌徒。

方荡开口道:“赌饕救了我,那是他愿赌服输的结果,所以他和我之间没什么关系,他死了,我也没有必要感激他,更谈不上报答两个字。

方荡说完,转身就要下山。

那质朴男子忽然又放声大哭,悲声阵阵,方荡感觉四周的空气都冷飕飕阴恻恻的,方荡越发不想和这个家伙纠缠,正要加快步伐。

“好,我师父输了一条命,你又不领情,这样,不如我和你赌一把,你若赢了,我带你离开这里,你若输了,你就永远困在这里吧!”

方荡闻言,不由得一愣,放目朝着四周望去,脚下是茫茫的云海,碧空湛蓝,似乎和上幽界并无什么不同。

但身后这个赌饕之徒说的离不开这里是什么意思?

赌饕的徒弟擦着眼泪道:“你以为我师父能够将你送多远?要想叫仙圣追不上你,这里距离祭坛何止千万里?我师父虽然已经踏足一品赤丹境界,参悟出了空间的力量,但根本不可能将你送那么远。”

方荡疑惑的看着四周,对于眼前这个赌饕的徒弟的言语方荡本身就先信了几分,原因不是因为赌饕的徒弟看上去十分憨厚,而是因为他是赌饕的徒弟,赌饕愿赌服输,称得上是信人,在方荡看来赌饕的徒弟应该也不会太差,至于眼前这个究竟是不是赌饕的徒弟,方荡也并不怎么怀疑,赌饕能够将他送到这里,就说明了对方的身份。

方荡再次观瞧四周,疑惑的扭头看向赌饕的徒弟!

赌饕的徒弟擦着眼泪道:“我叫张易,你叫什么?”

“你没有必要知道我的名字,你说这是在空间法宝中?”

方荡对于空间法宝还是比较懂的,他手中的山河级别的空间之宝内中的世界就能以假乱真,并且空间之宝内中的存在若是没有主人的准许是绝对没有办法走出空间之宝的。

“咱们不如打个赌吧,你若是赢了,这里随你来去,你若是输了就永远留在这里,谁叫我师父为你而死,你若是赢了,我就放你离去怎么样?”

方荡冷笑一声,开口道:“你放我离去?你真的能够困住我?另外……”

方荡看向四周,随后道:“这里真的是空间之宝中?”

张易用袖子擦干眼泪站了起来,拍了拍膝盖上的土道:“骗你?我骗你做什么?我师父都死了,你以为我有心情在这里骗你玩?”

方荡凝眉看着眼前这个一脸憨厚淳朴的家伙。

“那你为什么要将我留在这里?”

“因为你对我师父不恭敬,我师父为了救你而死,你却对此不屑一顾,我心中非常生气,恨不得你永远被囚禁在这里,不过,你毕竟是我师父救下来的,将你囚禁在这里,未必是我师父愿意看到的,所以我给你一个机会,你若是能够赢我,我自然无话可说,在我们赌徒的世界里,只有输赢,没有其他。”

“你想赌什么?”方荡对于眼前这个谈到输赢就双目放光的家伙生出一些兴趣来。

“赌什么都可以……”张易说着,双目四处乱望,随后指着地上的一个石缝开口道:“这样,咱们就赌这个石缝里面什么时候能爬出东西来怎么样,我赌一个时辰之内,就会爬出一只蚂蚁。”

方荡皱了皱眉道:“这也能赌?”

张易脸上虽然还有泪痕但却已经笑着道:“我师父说过,天地万物莫不可入骰盅,小到蚂蚁大到天地,古人说天为棋盘星做子,在我们赌徒眼中,天地是蛊盅,星辰是骰子。怎么样?赌不赌?”

方荡直接坐在石头上,看着那条裂缝,又看了看张易那张兴奋的面容,那双憨厚的眼睛之中散发出更加淳朴直爽的光芒来,这是一双看着就能叫人无条件相信他的眼睛,不是因为他多么强大,拥有战胜一切的力量,而是因为——这家伙看起来很蠢,蠢得无可救药的那种蠢!似乎只要有一点点智商的人都能够轻易碾压他。

碰到这样的家伙哭着喊着要和你赌,谁能拒绝呢?

方荡看着那石头缝隙,又看了看你张易,随后点了点头道:“赌可以,不过,我并不认为这里是什么走不出去的世界,我和你赌点别的。”

张易似乎兴趣更大了,连连点头,“好好好,你说吧,赌什么都成。”

方荡想了想后道:“你身上有什么好东西没有拿出来看看。”

张易当即就从身上翻出一个蓝色的袋子来,“这袋子可以盛放一江之水,怎么样?”

方荡看了眼那蓝色的袋子,点了点头道:“好,我赌这裂缝不会有活物爬出来。”

张易歪了歪头道:“等等,我已经将赌注拿出来了,你的赌注呢?”

方荡从怀中取出一件不知道是谁的法宝来,随意的望地上一丢,张易也不太在意方荡的法宝,他似乎更在意方荡有没有投入赌注。

随后张易就看着那条裂缝,等着裂缝之中钻出什么活物来。

这个时候,方荡忽然迈步上前,伸脚一踏,随后脚下微微用力,方荡的整只脚就全部陷入裂缝之中,当方荡把脚抬起来的时候,裂缝犹如被金铁铸在一起了一样,这样的裂缝,什么虫子都爬不出来了!甚至可以说,已经完全没有裂缝了,连裂缝都没有了的话,那么还谈什么爬出来什么东西?

张易长大了嘴巴瞪着方荡。

方荡嘿嘿笑着,将地面上的那个蓝色的袋子收入手中,一晃不见了踪迹。

随后掉头就走,就算方荡相信这个家伙的言语,但也要亲自看看这个世界才行。

张易在后面哈哈一笑道:“想走?你也得能够离开这座骰子山才行!”

随着张易的话语,这座千米高山忽然微微一颤,四周的云海也开始鼓动起来。

镇江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怀化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钦州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湛江妇科
怀化治疗前列腺炎方法